Posted by on 2021年2月12日

   夏安现在的表情,就是她最想看到,现在宋妈出去了,沈清也睡着了,她更为肆无忌惮,于是直接说道:“不然以为还有谁?既然这么不愿意相信,那我就不放再说说我是怎么将沈清那个蠢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我利用沈清去勾引路其琛,可他满脑子都是,所以我迫于无奈陷害,陷害路其琛,可那又怎样,路其琛跟之间根本就是相互不信任,要不然有我什么事?”

   “一切都是做的?”

   “对,都是我做的,包括沈清受伤,我出手相救,这一切都是我做的,我是有备而来,觉得会是我的对手吗?”张璐半点都不将夏安放在眼里,甚至对她是完全不屑一顾的,所以毫不遮拦的将她所做的事情,都跟夏安说了出来。

   夏安心一紧,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
   没等夏安说什么,沈清猛地推门出来。

   张璐被这一声响吸引了,转头看着沈清的房间,见她此时满脸怒气的站在门口。

   “张璐,刚刚说了什么,再说一遍?”沈清双手紧握成拳,眼睛里面充满了悲恸和愤怒。

   “清姨,您怎么醒了?”张璐有些尴尬的看着沈清,缓缓地靠近她,想要安抚她。

   沈清没给张璐机会,没等她靠近,就闪身躲开了,指着她破口指责道:“一直都在利用我,根本对我就不是真心的,张璐可真够可以的,骗我骗这么久,我还真是老糊涂了,怎么就没有看穿的心思呢?”

   “清姨,您听我说,我刚才只是故意那么跟夏安说的,那都不是真的……”张璐着急的解释,她是真的慌神了,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样呢?

   “够了,以为我是傻子吗?刚才就连细节都说的那么清楚,还说是这是假的,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沈清气不过跟张璐厮打在一起。

   当然张璐一开始不敢还手的,只是任由沈清指责她。

   清纯熊熊少女娇艳无比

   可是沈清有些过火了,开始撕扯她的头发,张璐被她弄的着急了,这才大声的说道:“清姨,您真的误会我了,您听我解释!”

   “啪……”

   张璐的话,让沈清更为厌恶,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
   “别跟着我,我现在就去找其琛,我要让其琛知道的真面目,就等着被其琛赶走吧,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了!”沈清说完,就开始下楼,也不再打张璐。

   见状,张璐追着沈清想要解释,她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,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。

   “放开我!”沈清见自己的胳膊被张璐拽着,顿时更为恼火,直接将她的手甩开。

   “清姨,真的不是这样的!”张璐还准备解释,见沈清不听她说,顿时有些惊慌失措了,一个没留神,直接将沈清推下了楼。

   沈清也没想到会这样,她一瞬间跌倒开始往下滚。

   一直在二楼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夏安,看到这一幕惊呆了,捂着自己的嘴,没有迟疑快速的追下楼。

   “妈,妈,您怎么样了?”夏安紧张的来到沈清的跟前,看着她头部受到撞击,她现在担心的要死。

   张璐傻眼了,站在楼梯间,一动都不敢动。

   宋妈也在此时买菜回来了,她推门而入,看着屋内夏安蹲在地上,沈清躺在地上,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,这才丢下菜,直接跑到了夏安的跟前。

   “安安,夫人这到底是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宋妈紧张的不像样子。

   张璐听到宋妈的话,顿时回过神来,眼睛瞪大的指着夏安道:“宋妈抓紧报警,打120,夏安,是夏安把清姨推下楼的!”

   夏安没想到张璐回反咬一口,不过这种紧要关头,她没准备搭理她,只是让宋妈抓紧打120。

   不多时,夏安她们已经来到了医院。

   翔宇集团。

   路其琛看着他不在这段时间公司的这些账目,明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可这些账目根本就经不起推敲,只要仔细看看,就会发现里面破洞百出。

   “张璐啊,张璐,就这么着急想要得到翔宇集团吗?”路其琛没忍住若有所思的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 “咚咚……”

   “进!”

   路其琛收起账本,看着来者。

   范特助推门而入,有些着急的来到路其琛的跟前,福身道:“路总,家里出事了!”

   “出什么事了?”路其琛脸色一沉,他知道能让范特助这么担心的事,一定是大事。

   “夫人,摔下楼了!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路其琛试想过会出什么事,可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沈清出事了。

   “她在哪里?”路其琛说着起身就准备出门。

   范特助紧跟他后面,眉头皱在一起,小声的说道:“具体什么情况暂时还不清楚,夏总跟张璐也都过去了,是宋妈打的电话,让您抓紧去医院。”

   “走,去医院!盘她直播app正版”

   路其琛没有迟疑,带着范特助直奔医院。

   这一路上,路其琛想了很多,他不知道要是沈清真出点什么事的话,他该怎么办?

   范特助知道路其琛着急,所以车也开的飞快,没有多长时间,二人就已经到医院了。

   沈清在手术中,夏安跟张璐守在外边。

   路其琛的突然出现,让夏安很是激动,双眼有些湿润的看着他。

   “妈,怎么样了?”路其琛脸色十分难看 ,紧盯着夏安问了一句。

   夏安摇摇头,强忍着难受道:“暂时还不知道,医生还没出来!”

   这边夏安的话音刚落,手术室的灯已经灭了,所以她都没来得及再跟路其琛多说一句话,医生出来,他快速上前,十分紧张的问道:“医生,我妈怎么样了?”

   路其琛双眼充满了担忧,医生摘下口罩,无奈的叹气道:“手术很成功,不过病人头部受伤,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。”

   “说什么?”

   “不好意思我们尽力了,不过也别太担心,这事也不一定,就看病人以后的恢复了!”医生见路其琛担心成这个样子,这才又加了一句话。

   听完医生这话,路其琛并未减少自己的担心,想了想他便跟着医生去了办公室,想要了解沈清的具体情况。

   张璐跟夏安,随护士推着沈清去了病房。

   待一切都整顿好之后,张璐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,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十分明显了,她能不开心吗?

Posted in: 未分类
Tags: